两家“粤蒲”公司抢商标

2019-01-27 10:37:00

关于第19926351号“粤蒲”商标

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18]第0000236154号

   

  申请人:广州粤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广州后博商标代理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深圳粤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广州云领知识产权事务所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7年10月9日对第19926351号“粤蒲”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申请人率先使用“粤蒲粤搞嘢”商标,并进行了大量的推广和使用,在相关行业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在同行业内已经具有稳定的客户、合作商群体,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市场秩序。 “粤蒲”是申请人独创的臆造标识,独具地方语言特色,极具显著性。“粤蒲”是申请人的商号和在先使用的商标,与申请人已经形成唯一对应关系。二、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使用的商标完全相同,且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内容与申请人的实际经营范围重合,若被核准注册,极易造成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与混淆。三、争议商标侵犯了申请人的在先商号权。四、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同属广东粤语地区,且被申请人将申请人的知名商标进行了全部类别的注册,在短时间内累计注册量达到441件,具有明显的抢注并囤积商标之恶意。综上,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之规定,宣告争议商标无效。
  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申请人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前台照片;2、申请人公司经营相关发票;3、销售发票;4、粤蒲文化相片打印机设备合作放置协议及现场照片;5、“粤蒲粤搞嘢”微博、微信及申请人名下其它公众账号相关资料;6、被申请人商标注册列表;7、其它相关证据。
  被申请人答辩的主要理由:一、被申请人享有“粤蒲”企业名称权,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对自身企业名称权的维护和合法使用,并未侵犯申请人在先商号权及商标权。二、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在申请理由中相关主张不予认可。申请人恶意提起无效,企图通过损害他人利益,达到侵占他人知识产权和市场份额之目的。申请人惯用抄袭、复制等手段,其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有待审查。三、被申请人作为一家兼具广告和企业策划的文化传播公司,深得广大消费者的高度赞誉,并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四、被申请人对争议商标享有合法的所有权。五、申请人所提供证据均为复印件,且申请人有伪造证据先例,申请人所提供证据真实性和合法性有待审查。六、争议商标指定的服务与申请人经营范围中服务不构成类似服务。综上,请求维持争议商标注册。
  被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被申请人营业执照、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相关信息;2、作品登记证书;3、微博改名流程;4、被申请人称申请人“粤蒲粤搞嘢”微信公众号改名相关资料;5、被申请人“粤蒲粤好玩”微博、微信公众号相关资料公证书;6、被申请人称申请人“粤蒲粤搞嘢”微博抄袭其“粤蒲粤好玩”微博内容相关资料;7、被申请人称申请人曾伪造证据相关资料等。
  经审理查明: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6年5月11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于2017年6月28日取得注册,核定使用在第41类培训;组织教育或娱乐竞赛;组织舞会;出借书籍的图书馆;提供在线电子出版物(非下载);广播和电视节目制作;提供在线录像(非下载);歌曲创作;文稿撰写;动物训练;为艺术家提供模特服务上。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在案佐证。
  我委认为,一、申请人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所援引的《商标法》第七条、第九条为总则性条款,其实质内涵已体现在《商标法》的具体规定之中。我委将根据当事人评审理由、提交的证据适用《商标法》的相应具体条款审理本案。
  二、本案申请人提交的证据1、2、6未涉及“粤蒲”作为申请人字号或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4形成时间晚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证据5为网页证据未经公证保全,难以确认其真实形成时间及影响力范围。证据3中形成于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的大部分发票显示应税劳务名称为技术服务费,少量几张显示应税劳务名称为策划服务。在案证据难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申请人已将“粤蒲”作为商号或商标在争议商标指定的培训等服务或类似的服务上进行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进而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可能致使其利益受到损害。故本案不能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申请人主张的在先字号权,亦不能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所禁止之情形。
  三、争议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所禁止之情形。《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其他不良影响”是指系争商标本身对我国政治、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秩序、社会公共利益存在消极、负面的影响,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不存在上述不良影响。因此,申请人有关理由,我委不予支持。
  四、申请人援引《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有关实体性规定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的主张证据不足,我委不予支持。申请人其他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我委均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谢峥
刘胤颖
覃莎莎

2018年12月14日